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 第一章 原初的起点
听书 - 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原初的起点

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 作者:幽夜荆棘| 2021-10-09 20: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几个月后,一处名为‘猪湾’的冒险者营地。

花花绿绿打着补丁的破旧帐篷以及随意搭砌的简陋木屋,在营地各处无序的排列着;地上随处可见各种人畜的粪便和一些奇怪的动物内脏;冒险者之间的争吵、商人与冒险者之间的讨价还价、期间还夹杂着刺耳的打铁声和**们放浪的笑声;各种各样噪杂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向人们彰显着给营地起名字的那个人是多么的睿智。

冬季已过,初春来临,猪湾一如既往的又热闹了起来。

在一处由刷着桐油的浅灰色布幔搭起的帐篷旁,几名穿着皮甲的冒险者用单手斧砍断了一棵枯萎的栗子树,又用枯枝架起了篝火,烤着一只比家狗还要大上半圈的凶暴兔。

橙黄色的火焰舔舐着兔肉,一些用磨碎的迷迭香、鼠尾草、辣椒以及盐制成的调料,被均匀的洒在了兔肉上。撒调料的人很小心,因为这些香料的价值要比兔子本身高上许多。不多时,一种肉类特有的脂香,伴着调料的辛香,弥散在了微微有些腥臭的空气中。

就着橡木杯中的黑麦啤酒,冒险者们唱起了歌谣:

“我的老爹把家产给了我大哥;

你的田地杂草比庄稼还要多;

他的商铺门前挂满了蛛网;

我们的家族在几辈前就已衰落;

与其将岁月蹉跎,不如拿起长剑拼搏;

我们是冒险者,没有什么事情不能去做;

狩猎采集,这再好不过;

杀人放火,那也没有错;

你要问我为什么?

这一切都是为了生活!”

......

一个身材苗条、脸颊处长满了雀斑的女孩从这群冒险者的身边走过,这群冒险者中的一个起身大声喊道:“嗨,美人儿,天气太冷了,来这里坐坐吧,我绝对会让你暖和起来的!”

但是女孩连头都没有回,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叫喊似的,径自往前走着。这个“热情”的冒险者在他同伴的哄笑声中,讪讪的坐回了原位。

女孩跳过一处横在路中间的水洼,又微笑着和一个缝补衣服的中间妇女打了下招呼,最后在一处卖黑麦面包的摊铺旁停了下来。

她穿着有些陈旧的淡蓝色开襟长裙,有些杂乱的酒红色头发顺着脖颈垂下,盖在了半露的白皙上。女孩好像要买一磅颜色黝黑的黑麦面包,可是在价格上似乎和卖家没有谈拢。

“十枚铜币,不能再少了。”瘸腿的卖家说道。“这里可没有磨坊,也没用面包房,这些面包可都是我辛辛苦苦从塔伦镇运来的。”

女孩用被初春的低温冻的有些苍白的手指,指着黑麦面包被烤焦的部分,嘴里大声的争辩着什么,可是卖家只是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任凭女孩费尽口舌。

女孩发现单凭言语似乎无法打动卖家,便很自然的将头发撩起,用另一只手将长裙的深V型领口慢慢拉下,那扣碗状的白皙伴随着缓慢的动作几乎要跳跃出来。

然后在卖家那充满期待的愣神中,女孩又将领口遮了回去,拿起面包,扔下两枚铜币,施施然的离开了。

她那坚挺的白皙如她的年龄一样,正处在绽放期,但这并不妨碍她懂得如何利用。

“如果你没钱的话,应该用‘它们’去赚更多的钱!”

卖家骂骂咧咧的抱怨了一句,却也没有追赶,不知道是因为腿脚不利索,还是因为两枚铜币的价格虽然让人不太满意,但是再加上那一眼白皙的话,却也勉强能够接受。

女孩拿着面包,沿着营地内狭窄蜿蜒的道路向前走着。她在一处露天的铁匠铺旁边停了下来,借着通红的炉火烤了烤手。铁匠打铁时飞溅出的火星,落在了她有些苍白的皮肤和破旧的蓝色长裙上,皮肤上的微痛并未让她在意,但是长裙被火星燎过后烫起的点点焦黑,却让她有些心疼。

在铁匠铺汲取了足够的温暖,又踢开了脚边2只想要讨食的野狗,女孩继续向前。她踢的很用力,野狗呜咽的跑开了很远。女孩灵巧的像一只月曜蝴蝶,在一个个身材魁梧的冒险者中间穿梭着,熟练的避开了那些想要占些便宜的大手。

一个秃头的冒险者蹲在女孩经过的路边,正蘸着一种黝黑的酱汁,大口的吃着木碗里的烤辣椒。冒险者的秃头和眉毛上满是汗珠,伴着嘴角流下的酱汁,不住的滴在地上。

在女孩经过时,秃头用满是酱汁的手向女孩偷袭了过去。女孩虽然早已经注意到,并轻盈的闪向了另一边。但是秃头出手的速度太快了,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女孩长裙圆润的弧线处被印上了一个大大的酱黑色手印。

“啊!”女孩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她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自己长裙后摆处那酱汁形成的手印,脸上显出了愤怒。她伸脚踢向秃头淫笑的大脸,就像是在踢那两只讨人厌的野狗。

女孩的脚上穿着一双充满着岁月痕迹的灰色缝底短靴,这双短靴的尺码相对于女孩来讲有些大,似乎靴子原本的主人并不是她。

不过至少现在,它们穿在了女孩的脚上,并充当着女孩的武器。

秃头大笑着将女孩踢过来的脚挡开,他挡的很轻松,甚至都没有起身,还将女孩脚上穿着的灰色短靴随手给摘了下来,并得意的拿在手里晃了晃。又在后者将要发作时,随手扔了回去。

女孩接过鞋,知道自己拿这个可恶的冒险者没什么办法,示威性质的骂了一句后,便悻悻的离开了。没走两步,女孩似乎感到有些不甘,又扭身对着秃头,呲着牙将双臂交叉在胸前形成一个‘X’的形状型。

在这片大陆上,将双臂交叉在胸前是一种侮辱性的手势,其含义和竖中指有些类似。

路上,女孩又驻足看了会儿热闹:一个手臂粗壮的铁匠在给一位冒险者正骨,这位身材瘦弱的冒险者因疼痛而大喊大叫的声音,和骨头被掰回原本位置时发出的‘咔吧’声,让女孩的眉间充满了笑意,她的眼睛因此笑弯成了一轮新月,配上脸颊上淡褐色的雀斑,煞是可爱。

在‘猪湾’这种地方,你不能指望什么职业都有,所以有些**们还兼职着裁缝、或者厨子,而铁匠也很可能兼职正骨的医师,至少他们的手劲绝对够用。

只要有钱赚,这里的很多人都“可以”多才多艺。

看得出来,女孩的心情因为这个骨头被掰的‘咔吧、咔吧’响的冒险者而变的很好,她甚至还轻声哼起了歌谣:

“我想要一双漂亮的红色舞鞋,

舞鞋上要镶嵌美丽的金边蝴蝶,

可是鞋匠却说我带的金币不够,

为了我的舞鞋,

我只好任由他在我身上发泄。

鞋匠又说弄丢了红色的染料,

为了我的舞鞋,

我只好再奉上我暗红色的鲜血;

......”

在一栋破烂的木屋旁,女孩停下了脚步,并用她的‘武器’将木屋半掩的门踢开,待哼着歌谣大步进屋后,她又用同样的动作将门关上,丝毫不去在意整栋木屋在她的这番动作下,微微的颤了颤,似乎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

屋内的床边坐着一个有着明显北方蛮族特征的男性冒险者,冒险者的身材魁梧壮硕,额头上刺着由特殊花纹组成的黑色刺青,这是大陆北方蛮族特有的标志。

不过眼前这位男性冒险者并不是一位纯种的北方蛮族,而是一个混血儿,只是他的另一种血统并不明显,没有在他的身上或者脸上显露出来罢了。

这位蛮族冒险者头上的青茬预示着他以前也曾是一个光头,顺着刚长出的鬓角向下,冒险者的咽喉部位有着一道丑陋的疤痕,像是一只丑陋的蜈蚣趴在了那里。

他的双手捧着一把掺了魔铁的双手长剑,表情严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长剑,即便女孩进来也没有在意。

女孩看到蛮族冒险者没有理睬她,很不满的将眉头皱在了一起。她将黑麦面包放在了一张由树墩组成的简易餐桌上,然后径直走到了这位蛮族冒险者的面前。

“我难道还没那把破剑好看么?”女孩生气的对冒险者说道,看到冒险者仍然没有理会他,便又提高了音量:“我在和你说话呢,巴里特!”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