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群鸦乐园 > 第九十七章 蛇面人
听书 - 群鸦乐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十七章 蛇面人

群鸦乐园 | 作者:南非巨头| 2021-10-09 20: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他的视线转向那两辆不符合世界观的警车,围在警车旁边的警员身边,但他们并没有抓到人。

目光左右巡视了片刻之后,他找到了一些痕迹。

立刻,他向着珠宝店斜对面的小巷走去。

较为狭窄阴暗的小巷中,只有微弱的光芒从高处落下,让这小巷变得可见。

尧言跟着痕迹,一路挤进了小巷。

一边走,尧言也没有忘记用脚抹掉那宛如蛇行的微末痕迹。

而在穿过小巷之后,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钟楼。

钟楼?

尧言扭头看了一眼珠宝店的位置。

原来这么近吗?

没有多停留,尧言直接走向了钟楼。

......

并没有守卫的钟楼大门,紧紧地闭锁着。

虽然尧言有这身体原主人的锁具知识,但是他身上并没有带上铁丝来顶锁内的弹子,也没有带上扭力扳手。

虽然没有扭力扳手没多大关系,但是没有铁丝的话,就不太好办了。

——按照原主的经验来说。

尧言并不需要这个。

手掌翻开,贴在门锁上之后,他的手里出现了一张黑色纸页。

随着他的右手在纸页上划动,门锁霍然打开。

推开门,尧言走进了钟楼。

手掌再次翻动,黑色纸张消失在手中。

往后踹了一脚之后,在大门合上的音声中,他的视线转向了钟楼之内的景色。

建筑风格的确存在着强烈的错位感,仿佛他生前时代几百年前的风格。

准确地说,应该是哥特式维多利亚混合希腊风?

不,是哥特式维多利亚混合希腊化的埃及风。

“一个城市混了七八种建筑风格,就不能走点心吗?”

不过,很明显不行。

沿着旋转楼梯一路往上,尧言来到了钟楼顶上。

钟楼顶上,有着一座人高的铜色巨钟。

而且......

在巨大的吊钟边上,有一道身影。

在他踏上楼顶的时候,那人转过了身。

那人身着遮罩全身灰色大衣,肩膀处有明显的加宽痕迹,身后还挂着斗篷,难以辨认是男是女。

而在其脸上还戴着一张面具。

面具上,在双眼的周围,有一圈纹路。

不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纹路实际上是一条蛇的图案,是一只蛇环绕在眼部周围。

假面盗贼?

“还真是浮夸呢,是在表演歌剧吗?”

以原主的语气习惯,尧言海打了个哈欠。

他的这句话,让那人动作微微一滞,然后,听不出男女的声音传来:

“第一个发现的,不是警场那些蠢货?那就是.....同行?”

说出“同行”的时候,那人的声音蓦地带上了些许笑意:

“是猎犬?还是怪鸟?”

说话的时候,那穿着灰色大衣斗篷的面具人,在笑声中继续问道:

“也是为了天国阶梯来的?”

而尧言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道:

“知道吗?任何一个文化多多少少演化出面具的原因?”

“嗯?”那人嗯了一声,似乎不理解他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个。

“面具到底是因为祭祀时扮演祭祀目标,还是因为是制造土偶木塑的时候的残次品被戴到脸上,我也不清楚。”

“你在说什么?”那人似乎对他这突兀的发言有了不耐。

而尧言只是在笑。

因为,这人的装扮,带有很明显的歌剧风格。

就如他所说,每个不同的文化,因为发展的方向不同,面具风格形式也大有差异。

就算是他生前的国家地区,以这个地区为中心辐射出去的文化,也会和当地文化结合,发展出有区别的面具风格。

除非这个地区因为过于弱小,风格过于孱弱,导致被侵占覆盖。

除却面具本身的基础共同点之外,其他的特征越接近,就是被覆盖得越多。

在他生前的时代,“怪盗”这种艺术形象的直接来源,一般是歌剧。

但是,歌剧中使用的假面,又受到了多方影响。

中世纪贵族的假面舞会、狂欢节、酒神节。

再往上追溯的话,贵族们的假面艺术,也是源自宗教祭祀,狂欢节酒神节也同样源自于此。

而戏剧的表演形式本身又是源自祭祀活动。

可以说,怪盗文化本身就是一种由宗教经过多次变迁后面目全非的产物。

但是,再怎么面目全非,也会遗留一些特征,无法完全剔除。

就比如.....

半脸面具。

看着这人脸上那只遮挡了半张脸的面具,尧言的笑意斐然。

怎么说呢。

制造,在他前世,在他的认识里。

神话,就是最大的谣言成品。

历史,因为有些事实难以确认,也会在各种位置因为错误而产生不可避免的误传。

历史,同样是藏匿谣言最多的一个来源。

然而,最可怕的不是事实被加工成神话。

而是神话被当成历史。

太过浮夸,会被认为是神话,被视为虚构。

但如果加工地没有那么浮夸,会被视为神话吗?

谣言之所以是谣言,就是因为被信以为真。

探究历史越是不讲证据,谣言产生就越多。

然而,人们处于懒惰,往往在发话出声时,也很少会去细究自己所说每一句话是否正确。

尧言也一样。

他现在想的这些事,有多少人会去查?

看到这些话的人,能够准确地分辨他的话之中,对和错的比例是多少?

错在哪里?对在哪里?

尧言突兀的笑声,让那人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喂!你在笑什么?喂!回答我!”

尧言听出了对方话语中那因为不理解他笑的原因而失去的掌控感,失去了的自信。

尧言停下了笑声:

“你知道,太阳神被蛇吞下躯干,是在说什么吗?”

“什么意思?”蛇面人似乎被他的笑声弄得有些紧张。

“那可不是神话,而是事实。”做好了铺垫,尧言开始散播言论。

“你知道吗?人们很喜欢对发生的事实进行‘艺术’修饰。”

他的声音,在钟楼顶上响起,仿佛巨人的呼喊,撼动着那座巨大的吊钟。

“什.....”

在那蛇面人要说话的时候,尧言没有丝毫犹疑地打断了他:

“打开了窗,会被描述为打碎了窗。”

“又或者反过来,打碎了窗,会被描述为打开了窗。”

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枚橙色的宝石,将其举了起来:

“你觉得,太阳石是不是太阳神之血?”

这句话,让那蛇面人笑了:

“哈哈哈,我还以为要说什么呢,太阳石是太阳神之血?”

“怎么?那我这就是盗取了太阳神躯体的盗火之蛇?”

蛇面人笑出了声,原本刻意掩饰的声音,也因为这笑声而破开了些许。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