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铁血残明 > 第三百零九章 专责
听书 - 铁血残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零九章 专责

铁血残明 | 作者:柯山梦| 2021-10-09 19: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安庆守备署后衙,此处已经被改造为兵房专用场所,下属各室皆在后衙办公,与大堂的各房完全分割开来,往来的基本都穿着军服。

后衙正堂中正在军议,庞雨坐在正位,身后墙壁上挂着一张巨幅地图,地图范围包括了陕西、河南、南北直隶和湖广,地图上用红色标注了流寇活动的形势。

在长江北岸的巢湖至滁州之间,有数个中型的红色箭头,其中一个已接近江浦。

安庆位置的北方,密布着十多支小型的红色箭头,还有密密麻麻的红色交叉点,显示出最近在安庆北方的大别山区有大量的交战,虽然规模都不大,但证明山区流寇的规模不小,他们正在不停的试探。

在地图的更北方,两个触目惊心的巨大红色箭头从南阳出发,分别指向湖广和河南。

“接驻防六安州副将刘良佐塘报,其部内丁在固始方向遇贼,夜见火光十余里,另有霍山方向山内贼两股,于山外劫掠时被其部击溃,斩首百余级,贼首为革里眼……”“接总理部院提塘官郑国梁塘报,据刘永福所部内丁报,贼大股于唐县至泌阳之间行军,所见数日不绝,贼首有闯塌天、曹操,另一大股贼经襄阳南行,贼头西营八大王、马守应,着各抚按严守信地,合力并剿……”“接南兵部提塘官莫钰发塘报,江浦县于本月十三日于城内后山拿获流贼细作一人,名陈朴,凤阳人,去岁被掠入混十万营中,此番混十万与新贼紫微星合营,该贼受命打探江浦防卫兵马数目,言称在贼营时听高照有‘下江浦报仇’等语,称有数百人潜往浦口、六合、仪征各处,各营另有过千人已于年中时过江,扮作百工、乞丐、僧道等入南京,有窥渡袭南都之意,着和州等地严厉清江,不许江船停泊北岸,要我水营严加巡查江段。”

已接任兵房司隶的杨学诗正在汇报各处军情,原本他只是赞画室司隶,兵房司隶由承发房司隶兼任,侯先生便身兼三职,既是承发房司隶,又是总文书官和兵房司隶。

之后何仙崖返回安庆,虽然没有正式任命,但已经在承发房办事,现在侯先生基本只管军中文书官系统。

众人安静的听着,今年的寇情严峻,特别是革里眼和左金王等部在山中度夏,俨然把大别山当作了基地,一入秋就四出掳掠,而安庆沿山孔道无数,官兵被牵制了大量兵力。

庞雨一边粗略的记录一边说道,“说一下友军的位置。”

“凤督辖区最近的官军为六安州刘良佐所部,人数约四千上下,滁州牟文绶所部,人数约三千上下,寿州有川军一千五百,凤阳有浙兵三千并凤督抚标营三千五百;河南最近为总镇左良玉所部,目前在汝阳一带,人数约两万。”

“两万?”

侯先生惊讶的抬起头来,“总镇不过一营,何来两万之数。”

参会的其他人也十分诧异,寻常的军头都是吃空饷报虚数,恨不得只留下家丁才好,这个左良玉反而有兵额的六七倍之多。

“这个……在下也不知道,这个数是从巡抚衙门来的。”

庞雨对于这点也有些存疑,但一时难以查证,只得让杨学诗继续汇报。

今年总体贼情并不比去年轻松多少,各处提塘官传来的塘报都表明,流寇从南阳分路,绕大别山分别向南和向东,官兵总体却比去年更分散,因为缺少了卢象升带领机动兵团,祖宽和李重镇的辽兵在南阳东北方向,更像在守卫开封。

“王总理一直在开封?”

“据说未远离。”

庞雨也有点担忧,他不了解王家桢的能力,但显然和卢象升身先士卒的风格有很大差别,针对流寇来去如风的特点来说,庞雨觉得卢象升这样接近前线更有效。

大明朝的军制如此,最大的军职就是总兵,直领的兵马就是三四千人,各支人马之间平时没有隶属关系,作战时很难统一号令,军令权都在文官手上。

如果没有卢象升亲自领兵,滁州是不可能取得那样的大捷的。

王家桢坐镇开封不动,五省范围辽阔,情报和军令来回的时间动辄半月,流贼的动向随时都在变化,半月时间之后他们早已不在原处,王家桢的调度也就毫无意义,五省总理的设置本就是为了统一调度官兵,如果没有卢象升这样的高官就近领兵,各支官兵成了各自为战,跟流寇就打成了一团烂仗。

现在五省总兵力十万左右,能用于机动作战的大约不到半数,目前官兵的分布上,以河南最强,其次是凤阳辖区,整个湖广北部有一万五千左右官兵,主要是湖北抚标营和赴援的川兵、毛兵,最弱的就是应天巡抚管辖的安庆。

现在庞雨最担心的,是南阳分流的两大股流寇,在各处官兵的堵截下最后往安庆汇集,以流寇的机动能力,官兵调动不及,很可能变成流寇围剿安庆官兵。

“杨司隶说说安庆最新的部署。”

“潜山知县朱家相已领官民迁入天宁寨,钱粮等皆搬运完毕,并兴工修建天宁寨壕沟;太湖知县杨卓然仍领百姓建城不止,太湖沿山各乡多有团练乡兵,在各山口与零散流贼大小数十战,我部骑营哨探鸡飞滩,颇得乡兵之之助;宿松城工已停,百姓各备船只沿雷池岸停泊,夜间宿松空无一人;望江城头预备周全,桐城壮班抽调的三十人已到城中,专职指点社兵城防预备及作战。”

杨学诗端起水灌了一口,他年初在江浦受伤不轻,特别是脸上的创口,现在吃饭仍受影响,比起去年庞雨初见时,杨学诗已瘦了不少。

“按道台大人部署,眼下刘河各营江南援剿兵马两千一百人,分驻桐城北峡关、孔城镇、枞阳、太湖县城、铜铃寨等处,潘游击所部一千五百人,驻扎桐城县治,新勇营、道标营、军勇营分驻望江、枫香驿等处。

其余是我守备营所部,第一司仍驻扎桐城,第二司已……”杨学诗停顿一下继续道,“已返回潜山天宁寨,因骑兵司侦得龙井关流贼蜂拥,为左金王所部,第二司近期将不调往他处……”他说的龙井关,是太湖附近的重要关口,道路条件比其他小关好很多,山中流贼要出山,潜山太湖首当其冲。

庞雨举起手打断了杨学诗,“既然杨司隶说到了第二司,本官便接着说几句。

守备营是朝廷的兵马,但朝廷任命本官来操练调度,守备营全营官兵,只能听命于本官,军律说得明白,一切营级军令只出于赞画室,军令就必须执行!”

他扫了一眼参会的军官,最后落在侯先生身上,“至于本官听命于哪位大人,那是本官的事,本官也不是只听某位大人的,上面不止道台衙门一家,还有应天军门,还有凤督部院,还有总理部院,还有南兵部,还有京师兵部,要是人人都能来给守备营各司发令,那也就不用本官了,侯先生觉得是不是?”

堂中落针可闻,侯先生额头出汗,口应连连应是。

庞雨点点头,“既然侯先生觉得是,想来也是如此教导各级文书官的,若是有文书官与此不符,那便是少了悟性,行军打仗生死所系,没有悟性是要死人的。”

侯先生小心的站起躬身道,“属下明白,只是挑选文书官之时,识字之人太少,属下一时疏忽……”“文书官亦文亦武,乃是军中要害,虽名为文书官,但最要紧是识大体明事理,而不在识字与否,本官觉得该宁缺毋滥,更不能迁就敷衍,不合适的人就马上换下,明日一早,本官就要看到文书官的人事调整。”

侯先生擦擦额头的汗水,“属下明白怎么做了。”

“本官再提醒侯先生一句,有些不合适的人,不是从文书官换到衙署里来,既然不识大体,就逐出守备营,天下人才甚多,不要担心无人可用。”

参会的蒋国用、庄朝正等人都正襟危坐,只有侯先生一人站着,庞雨也不让他坐下,转头让杨学诗继续汇报。

此时门外卫兵报告,接着何仙崖匆匆进来递过来一份公文,口中低声说道,“道台大人刚发来的令信。”

庞雨直接问道,“可是何处的塘报?”

“桐城有小股流贼由间道入枞阳,烧毁仓廒一处,咱们驻枞阳的水营随即赶到,杀死流寇七人,余皆逃散。

道台大人认为此为巢县大股流贼前哨,大队将随后攻打枞阳,让大人亲自领骑兵赶到孔城镇。”

“现在才发来。”

庞雨早已经收到了水营的塘报,伸手接过令信看了看,“不过数十贼寇,各处未获确切敌踪,又要将兵马散于数县,届时宿松再有警,是不是又要本官一天内赶到宿松。

广济方向的寇情,他有什么应对?”

“命水营陆兵赴宿松隘口淳风堡设防。”

“水营陆兵……连史道台也知道了。

不过那淳风堡高居山巅,流贼把下山处一堵,一个兵都出不去。”

庞雨把令信随手放下,“答复道台大人,我部骑营已调赴太湖,水营陆战队驻防望江,尚有援救江南之责,不敢轻调。”

何仙崖不知道方才的会议内容,听了低声劝说道,“那大人看是不是派部分兵马,一个兵不去恐不便交代,毕竟兵备道就是管兵的。”

庞雨皱眉想了片刻,目前南京钱庄发展良好,手中银钱充足,道台衙门的钱粮对他越来越不重要,史可法手中的兵力也完全无法压制守备营,张国维那里也告不了庞雨的状,唯一占优势的就是官衔。

目前最让庞雨反感的,就是史可法越过自己调动守备营,但若是完全不买史可法的账,会给属下一个不好的示例,而且自己仍在朝廷体制内,撕破脸也颇多不便。

何仙崖虽然没有参会,但第二司的事情也有耳闻,他见庞雨模样就大致猜到何事,当下思索一下道,“属下有个主意,安庆当大贼处,不外乎宿松、桐城,沿山多小贼而已,咱们可向道台大人提议,守备营单独防御一方,要么宿松方向要么桐城方向,也省了调来调去数百里。

当大贼之时,再由道台大人调遣进剿。”

几个参会军官都在微微点头,他们对于军令的混乱也有怨言,安庆是东西长南北短的地形,如果明确一个专责防区,守备营更便于部署,也不必和道台衙门不停的冲突。

“这个提议不错,以后何仙崖参与军议。”

庞雨说罢站起身来,“本官明日去桐城见史道台,何仙崖随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