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我在SCP当仓管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想通了
听书 - 我在SCP当仓管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三十二章 想通了

我在SCP当仓管 | 作者:又来的核桃| 2021-10-09 20: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杨雪不知道该怎样归纳自己的心情。

在一年之前,她的人生只有研究、实验、生存和死亡这几个词。

偶尔看到新闻里那些光鲜亮丽的明星,她总觉得自己和对方不在同一个世界。

她知道原因。

她生活中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站点中度过的。

整天面对的都是那些恐怖的项目,没完没了的实验。

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虽然一直在运转,但每天都是同一个模样。

她甚至可以想象自己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以后的生活。

不过她不后悔,父亲和叔叔也是这样过来的。

不可能人人都过得好,总要有人做些什么,总要有人去牺牲。

这样的想法一直维持了很久,直到……他的到来。

这个叫做张珏的人,给她平淡枯燥的生活平添了许多生机。

第一次让她觉得,活着,是有乐趣的。

此时此刻,她靠在床头,看着将被褥铺在地板上的那个背影,心中有些温暖。

杨雪买的这个房子是个一居室,毕竟她也只有这么多钱。

每次在这里过夜,张珏都是睡客厅的沙发。

但是这一次,空调坏了。

客厅里的空调其实几乎都没开过。

但有的时候,东西就是这样,你用它,没事,你不用,反而它自己莫名其妙就坏掉了。

张珏对着那比他还高的空调哐哐拍了两下,成功将它由不能制冷变成了不能开机。

七月的江州已经有了很重的暑气,尤其晚上,一点风也没有,闷得很。

沙发没有凉席,如果在上面睡一宿,估计不太好受。

杨雪不忍心让张珏遭这种罪,最终还是决定让他来她的卧室打地铺。

“哎呦,那怎么好意思呢。”

张珏说着,然后蹦了两下去取他的被子。

说是他的被子,其实也都是杨雪的。

从大四开始,一直到考研、考博,她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

张珏在她的浴室洗完澡,躺下之后拉起那薄薄的空调被,用力嗅了嗅:“真香。”

杨雪的脸红了一下。

但张珏应该看不出来,因为她也刚刚洗完没多久,脸被热水蒸得红扑扑的。

就算在夏天,女孩子也是要洗热水澡的。

看着床下将头蒙在被子里的张珏,杨雪不由苦笑摇头。

只觉得他不论什么时候都有一种孩子气,不正经。

和男人睡在一个房间,是杨雪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即便前两个月和他一起去CS市玩,也是订了两间房。

再过几个月,她就要过27岁生日。

眼看奔三的年龄,不小了。

其实她知道,这个年纪的女生,就算没结婚,大概也是和男朋友住在一起,天天耳鬓厮磨。

但是她忙嘛,那些实验都做不完,哪有时间考虑这种事情呢。

之前一直用这种理由骗自己。

不过张珏打破了这种平衡。

一年多来,他们经历的事情非常多,足够写成一本短篇小说。

危险是有的,但只要他在身边,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但最后的那层窗户纸,谁也没有捅破。

杨雪终究是个女生,总不能直接将张珏拉进自己的被窝里。

她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她其实能够猜到张珏为什么也不提这件事情——因为即将到来的末日。

时间是最能趁人不注意就溜走的东西。

当初说是三年后,但仔细算算,其实只有两年多一点点的时间了。

世界各地怪事频发,就连管理局那些已经被收容的项目都开始活跃起来,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张珏一直在到处灭火,连喘口气儿的时间都没有。

虽然他自己从来没有喊累,但杨雪有点心疼他。

好在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尖叫的研究员了,可以默默为他做一些事情,哪怕不多。

关灯之后,屋里漆黑一片,窗帘的遮光效果不错。

两人一上一下那么躺着,互相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

时间是晚上十点,如果是在站点里,他们是不会这么早休息的。

但现在在家里,没有那些设备,两人又没有看电视的习惯,拒绝了张珏斗地主脱衣服的提议后,只能早早地躺下。

杨雪偷偷将自己的内衣解下来放到一边,然后听那个人说道:“杨大博士,我睡觉死,你晚上可别对我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啊。”

杨雪轻呸一声,这是恶人先告状,她有些想将内衣穿回来了。

见杨雪不说话,张珏抬手,在她的床沿上摸了起来。

感觉到他的动作,杨雪赶紧向里面缩了缩:“胡乱摸什么!”

张珏躺在枕头上,嘿嘿一笑:“我怕你晚上踩到我。”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杨雪半天也没想明白。

“流氓。”

“多谢夸奖。”

“……”

也不知是躺下的太早,还是屋子里有个男人的关系,杨雪翻来覆去,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

“张珏?”

她尝试着轻轻叫了一下。

“嗯?”张珏应了一声,“睡不着?”

“嗯。”

“正好我也睡不着,要不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吧。”

砰!

“你干嘛拿枕头砸我。”

“你活该。”

“我跟你说杨大博士,今天你不道歉,这枕头我是不会还给你了——嗯~香!”

杨雪想伸腿踢他一脚,但她穿的是睡裙,又没穿内衣,想了想还是没敢动。

张珏这个人,见便宜就上,不给他这个机会。

听他说要讲鬼故事,杨雪忽然想起,当初两个人一起探索087(那个楼梯间)的时候,他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当上顾问没多久,时间过得可真快。

杨雪的嘴角微微翘起:“我想加入反张珏志愿者同盟。”

“抱歉,我不同意。”

“?”

张珏嘿了一声:“因为我就是反张珏志愿者同盟的老大。”

“……”

杨雪忽然开始同情起那些人了。

在张珏的带领下反张珏,能有什么好结果。

这种事情也只有他这么无聊的人才干的出来。

黑暗中,张珏翻了个身,面向杨雪的床:“算了,不讲鬼故事了,我给你猜个谜语吧。”

“嗯……”感受到他的动作,杨雪抿了抿嘴,也转过来,和他面对面。

“杨大博士,你猜猜,最恐怖的歌是哪一首?”

“……”

杨雪总觉得张珏的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

两个人躺在这里,说是猜谜语,猜字谜猜灯谜猜脑筋金转弯,说点什么不好,猜最恐怖的歌……

杨雪叹了口气,还是静下心思考起来。

她在上学的时候,无意在同学的推荐下听过一首叫做《嫁衣》的歌,无论是曲调还是填词都非常让人惊悚,可以说是她的阴影之一。

听过那首歌之后,她吓得好几天都没睡好觉。

后来就听说那首歌被封了,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找到。

不过既然是谜语,应该不是按照正常的逻辑去找“最恐怖”的。

尤其是张珏出的谜语,她实在摸不准。

思考了几分钟后,她说道:“我想不出来。”

“可以给你一个提示哦,是一首儿歌。”黑暗中,她都能感受到张珏那股得意的劲儿,好像将她难住,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像个孩子一样。

最恐怖的歌,竟然是一首儿歌吗?

杨雪想了又想,还是没能想出答案。

“到底是什么?”

“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流氓,不说算了。”

“好吧,那晚安咯。”

两分钟后。

“到底是什么啊?”

“哈哈哈哈,杨博士,耍赖可不行,来亲一下——哎呦,轻点踢,轻点踢,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就是了——是《种太阳》哦。”

黑暗中,杨雪收回自己的脚,顺道抢回了自己的枕头。

《种太阳》竟然是最恐怖的歌?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就听张珏那公鸭嗓子唱了起来。

“我有一个,美丽滴愿望,长大以后能播种太阳。”

“播种一颗,一颗就够了,会结出许多的许多的太阳。”

“一颗送给,送给南极,一颗送给,送给北冰洋。”

“一颗挂在,挂在冬天,一颗挂在晚上,挂在晚上~”

不用张珏唱完,杨雪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种这么多太阳,地球早玩完了。

虽然知道了答案,但她还是觉得,张珏的脑回路不正常。

连带着自己也不正常了。

……

夜已经很深了。

杨雪还是没能睡着。

听着床下逐渐平稳的呼吸声,她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安心过。

就算世界末日来了又能怎么样呢,只要能和他一起面对,也没什么好怕的。

黑暗中,杨雪微微抬头,向床下望去,看着那模糊的身影。

空调开的温度不低。

张珏侧过身子,夹着她的被子,睡梦中哼哼了几声,也不知道是在和谁吵架。

杨雪扯起嘴角。

没想到他睡觉的姿势还挺可爱的,要是能抱着他睡就好了。

她被自己突然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脸非常烫,不用看也知道,肯定红到了耳根。

杨雪叹了口气。

自从遇到他之后,她和自己的名字好像越走越远了。

早已不是那个学校里传说的“冰山美人”。

会被他逗得会心一笑,也会被他气得咬牙切齿。

但不论怎么样,想和他在一起的心始终没变过。

还有两年多,杨雪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

……

第二天,杨雪按照计划去探望叔叔杨文柏,张珏便也一起去了。

site14站点入侵事件过后,杨文柏引咎辞职,被管理局执行了记忆删除和覆盖,现在赋闲在家,听说养了一只鹦鹉,整天逗着玩。

不过他已经不认识张珏了。

见杨雪带着一个陌生男人回来,他先是一愣,旋即哈哈笑了起来。

“来来来,坐坐,我说雪儿怎么有空回来看我——小伙子,别客气,喝茶。”

张珏当然不会和他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年轻人,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做什么?”

“张珏,和杨博士一个公司,算是她的主管。”

“年纪轻轻就是主管,前途无量,雪儿平时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啊,还行,就是我睡觉的时候总踢我——嘶——”

张珏倒抽一口冷气,不用看也知道,腰上的嫩肉肯定已经紫了。

“我去做饭了。”杨雪瞪他一眼,转身去了厨房。

杨雪在厨房切着菜,耳朵却竖了起来。

不多时,客厅里传来爷俩哈哈的笑声。

也不知道张珏和叔叔说了什么,这个死人跟谁都自来熟。

杨雪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热。

一顿不怎么丰盛的午饭做好了。

杨雪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两人正下着象棋。

“老杨,你这是第三次悔棋了,我给你记着呢。”

“无妨无妨,你看,我就算悔棋也无伤大雅,左右不了局势的……”

“你把吃掉的車重新拿起来叫无伤大雅啊……”

“年轻人,要懂得尊老爱幼……”

“好好好,你悔吧你悔吧……”

杨雪莞尔一笑。

叔叔自从退休之后,脸上的笑容多了很多,平时她打电话过来,也能听得出,他现在很自在。

大概是没有了项目的压力,竟然越来越精神。

就是总和那些邻居的大爷大妈一样,催她找男朋友。

吃过饭之后,张珏去卫生间,杨文柏小心翼翼地将她拉到一边。

他向卫生间的方向瞥了一眼:“男朋友?”

“就是普通朋友。”

“你上学那么多年,我可没见你领哪个朋友来家里吃过饭。”

“叔叔,你想多了。”

“听叔一句劝,有个人在身边,总比一个人好,你看叔叔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整天只能逗鹦鹉。你性子冷,叔叔知道,但是不能冷一辈子不是?该主动主动点,女孩子服点软,比男生有效果。”

“哎呀叔叔你别说了。”

杨雪到底是女生,杨文柏也不好说的太多。

张珏和杨雪两人陪着他待了一下午,直到夕阳西下,才告辞出门。

太阳缓缓落山,天色暗了下来,两人肩并肩走在小区旁边的公园里,谁也没有说话。

杨雪低着头,一直在思索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她喜欢张珏,这没什么好说的,不然也不会和他一起出去玩,甚至让他在自己的卧室里过夜。

但是张珏喜欢她吗?她觉得应该是,又有些拿不准。

张珏此人,诡计多端,一肚子坏水,就连她也没有办法分辨,他的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就算有一天,他站在她的面前,告诉她,他的名字是假的,身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逗她玩的,他就是个小混混,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会后悔吗?

杨雪没想多久就得出了答案——不会。

无论怎么样,自己还是喜欢他的。

他的吊儿郎当,他的玩世不恭,甚至是他扯起嘴角露出的坏笑,都深深印在她的脑海当中,挥之不去。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在那一瞬间,杨雪好像忽然想通了。

之前困住她的那些枷锁,全部打开。

豁然开朗的感觉。

既然自己喜欢他,还在乎什么世界末日?还在乎能不能长长久久?

只争朝夕。

杨雪拳头紧握,指甲深深地扣进肉里,逼自己主动向前走出一步。

“张珏,我……”

她抬起头,刚要发出声音。

却见张珏的眼睛犹如鹰隼一般,眯了起来。

“快走,疏散一下周围的人,算了,来不及了,谁也别管,你自己走,快!”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