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巫术与机械之歌 > 消失的道奇
听书 - 巫术与机械之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消失的道奇

巫术与机械之歌 | 作者:我小丑| 2021-11-24 22: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感恩节过去已有两个星期,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慈善学校今年的学业也即将告一段落。这段时间里,除了正常的学习和义务劳动外,最大的变化是执法队老师们,他们下课之后很快便会消失在校园里,特别是丽芙兰老师,这位精灵少女除了上课之外,基本没有在其他场合见到她的身影。

霍比克这两星期来没有一次出门过,实际上莉莉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处理霍比克,道奇队长这段时间一次也没有联系过白屋,霍比克也没有使用过那枚他自己说可以联系其他矮人的领扣,整天就是吃吃喝喝睡睡。如今距离新年只有一个月,布莱顿城街上来往的居民骤然多了不少,很多都是从东大陆回南大陆探亲,也有不少趁着年末假期来南大陆度假的游客。

当结束一天的课程之后,亚瑟背着挎包回到了慈善白屋,莉莉夫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并不在家,而霍比克正踮着脚站在椅子上帮莉莉夫人修理坏掉的煤油灯罩。亚瑟将挎包放在了沙发上,很快也来到霍比克身边帮忙扶住椅子。

“小鬼,今天学了什么呢。”霍比克将胶带一圈圈缠在灯罩碎掉的地方,实际上在这几天的相处里,亚瑟已经知道霍比克在矮人的年龄是十岁,换作人类的年纪也不过十五岁左右,但是矮人族的少年在八岁已经宣布成年,需要独立和工作。

亚瑟将晃动的椅子按住,不理会霍比克的嘲讽:“你才是小鬼,不和你说这个,你知道执法队最近都在忙什么吗?”

执法队关我什么事?霍比克翻了个白眼,将修补好的灯罩重新按装在了大厅天花板中央,但是执法队,今天上午好像就是...

”今天上午有个紫色皮肤的精灵族来过,和莉莉夫人说了些什么,不过我躲在房间里,没听太清。“伸腿迈下椅子,霍比克将亚瑟的挎包扔到地上,指挥着亚瑟将椅子放回原处,自己则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是丽芙兰,亚瑟一听便想起了这名精灵老师,今日上午没有她的课,也没有看见她在老师办公室备课,原来是来到了白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亚瑟正想着,大门被急匆匆的推开,莉莉夫人标志的碎步声传来,与以往不同的是莉莉夫人十分的焦急,甚至伴随着轻微的喘息。

”不好了!霍比克先生,亚瑟也在?“莉莉夫人走进大厅,发颤的语调彰显出莉莉夫人的紧张,她先是伸手摸了摸亚瑟的黄色碎发,接着走到大厅拿起属于自己的杯子一口气灌下才稍微冷静下来。

霍比克摆出一付房屋主人的姿态,摊出手掌,安抚着莉莉夫人:”慢慢来,夫人,“霍比克无视亚瑟的白眼,接着说道:”我记得您之前是打算出门去执法厅的吧。“

”是的,上午丽芙兰告诉我说,道奇队长已经失踪了两个星期了,以防万一我亲自去了一趟执法厅。“莉莉夫人语速逐渐平复下来。

两星期,也就是说道奇队长自从两星期前将霍比克带到了慈善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若是这样的话,说明道奇当时做的任务,关于拉伊堡小镇和水系巫师帕里什的任务,失败了是吗。但是为什么执法厅也是最近才发现关于道奇队长不见的事情呢,这难道不是执法队的任务,当时道奇也提到过,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没办法将霍比克带回执法厅,同时还提到这个任务没有叫上约什等人。

这是为什么呢?

亚瑟冥思苦想也得不到结论,只能继续听莉莉夫人今日的执法厅行。

穿着宽大裙子滔滔不绝的莉莉夫人正讲到自己走进执法厅,:“执法厅现在除了守在前台的小姑娘,一队和二队没有一个人在执法厅,估计是四处去寻找信息了,我只能去问前台小姑娘,她说之前道奇队长是接到了支援任务,可是那天晚上,哦不,我不能多说这个...“

原本亚瑟想接过莉莉夫人的话头,继续说到那晚道奇队长一些小细节,忽然想到道奇队长离开之前要求他们保密的态度,又将话语憋回心里,转而问向一脸深沉的矮人霍比克:

”你知道道奇队长的任务是什么对吗?“

”是的,我知道。“

”那你知道他如今的去向吗?“

”我想帕里什应该知道,可我不能说。“

”为什么,如今道奇队长都下落不明了,不能说是什么意思呢!?”

“抱歉,不能说,就是不能说。”霍比克低头看向了地面,无论亚瑟如何追问,都没有再多说一个字,比起之前的态度截然不同。

莉莉夫人示意让亚瑟安静下来,如今道奇这个事情他们几个人算是最后的知情人,一边是满世界寻找道奇下落的执法队,一边是道奇要藏住的霍比克,权衡利弊下,莉莉夫人决定告诉孩子们这个事情要保密,其中的弊端莉莉夫人无法解释给亚瑟听,亚瑟自己也想不明白。

莉莉夫人并不知道霍比克后来告诉亚瑟和乔治关于水系巫师帕里什的事情,她只是考虑着道奇和执法厅之间藏着一些秘密,作为退休的老执法队文员,不去深查,是她们一直以来的习惯。

不久,乔治和卡特琳娜放学回来了,霍比克直到晚饭前都没有多提一句,一反常态的吃完晚饭薄饼后便回到了临时住的小房间内关上了门。

“他生病了吗?”乔治往嘴里塞着薄饼和麦片,不解地问着亚瑟,但他发现亚瑟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眼前的晚餐,既不动手,也不离开桌子,只是呆呆的坐着。

“他也生病了?”乔治侧头看向卡特琳娜,正巧卡特琳娜抬头,两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便各自扭头。

布莱顿城上空水月正浓。

在东区巴尔默街一座无人的独栋小楼顶端,些许水流顺着斜面流入管道,逐渐在一楼巷子里汇聚成一滩小池,小池中央一双手按住地面,腾身而起,那是一个看起来不太的男子,身着长身白袍,留着齐肩的褐色卷发,眼珠是让人一看便被吸引住的浅蓝色。

当男子的身体完全钻出水面后,他手按在了领子的第一枚领扣上,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着来自领扣的吸引。

“是这边吗。”

不久,男子睁开双眼,视线投向了西区挨次克利街的方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