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逍妖法外 > 第五百一十章 南钊死士
听书 - 逍妖法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一十章 南钊死士

逍妖法外 | 作者:故人兮去| 2021-06-11 02: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何家府邸紧闭的朱漆大门前坐着一个老人与中年男子,懒洋洋地斜着身子,随意得就差没有四仰八叉躺在那石阶上了。

没过多久,又见那道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小缝,从中走出来一个少女。

变作老人模样的苏异回头看去,疑惑道:“你出来做什么?”

尹子芊也在他身旁坐下,说道:“先生在外面,我自己待在里头,总感觉很没有义气。”

苏异哭笑不得,只能直言道:“尹小姐,你现在是有义气了,可我还得分心照顾你,你这叫累赘你知道吗…”

尹子芊却是坚持不走,淡淡道:“大伯他又能对我怎么样呢。”

苏异正想再多劝她几句,却听到微弱杂乱的蹄铁与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渐渐清晰。

便见何忠尽一骑在前朝这边赶来,后面跟着何山阔与数十骑人马,再往后便是成列的兵卒。

何府宽敞的门庭很快便被平西军的兵马给占满了。

何忠尽的高大战马在门前停下,马身上的铁甲发出了“呛啷”的声响,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有些陌生的两人,随即未加思索便道:“我就说还有几只老鼠到底藏到了哪儿去,原来正在这光天化日下坐着呢…”

苏异这才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笑道:“恭候将军多时。”

何忠尽心想这两人可真嚣张,一个大军面前敢镇定说笑,另一个还兀自坐在石阶上把弄手指,头都不见抬一下。

他怒极反笑,便是啐道:“故弄玄虚!莫以为拿了府邸为质,本将军便会怕了你。”

“将军可能会错意了…”苏异却是缓缓摇头道:“我们非但没有要拿将军的府邸做要挟,反而是要帮将军护好这宅子…”

说着,地上的俞南舟已经随手捏起了印诀,身后何家府邸的院墙随之拔高,变得宽厚且高耸,将所有的院落宅子都通通圈在里头,叫人闯不进去,里头的人也出不来。

何忠尽自然不会信那鬼话,眉头一皱,心中疑惑不已,不知两人此举是何意。

接着又听苏异说道:“日前借了将军的宅子盘桓数天,多有叨扰,心中过意不去,便在这等着将军归来,好道一声谢。但将军似乎对在下有些恶意,便只好出此下策,免得万一动起手来毁了将军的宅子,可就不好了。”

何忠尽心中一惊,想到这两人竟已在府里藏了有些日子了,自己却一点消息都没收到,若不是有内应,又如何能办到?

他的目光这才落到了尹子芊身上,痛心道:“小芊,是你带他们进府的?”

也不知是真情还是假装,便见尹子芊面露怯色,低声抽泣道:“舅舅,我不是故意的…”

少女手足无措,模样可怜,倒也令人生不起责备之意,只会觉得她是受了胁迫才将人带进府的。

苏异猜她大概是想着何忠尽会投鼠忌器,多少会有些束手束脚,但她怕是低估了何忠尽的魄力。

苏异暗叹一声,没有道出何忠尽并不在乎她这条命的残酷现实,只是抢先道:“将军请放心,在下可不会使那种拿弱女子为质的下三滥手段。”

尹子芊心里着急,却也只能不动声色,什么都做不了。

好在何忠尽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又漠然道:“既然你没有那心思,便随本将军到大营里去坐一坐,喝杯热茶,也用不着动手了,如何?”

“将军好意在下心领了。”苏异直摇头道。

何忠尽自然知道他不能答应,便嗤笑一声,又道:“那我请你看一样东西吧。”

他接着大手一挥,便有兵卒抬出了两三个大布袋,倒提起来,竟是一颗颗的头颅倾倒而出,滚得满地都是。

那些头颅一个个都是满脸血污,伤痕累累,看不清模样,但苏异能认出几个,有额头带疤脸颊刺青和双耳挂饰的,正是那日在万兽山起事的其中几人。

何忠尽大概是想以此激怒苏异,好让他露出马脚,可没想到这些人和他却是连半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将军在自家门口乱抛死人头,不嫌晦气吗?”苏异故意掩鼻,扇了扇四周的空气,满脸嫌弃道。

何忠尽见他这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不似有假,心中不免多了几分疑惑。

便见他大手再次一挥,又有兵卒抬上来一人,是那叫做陆柯的领头人。

此时的陆柯被左右两人架着胳膊,双腿怪异地扭曲着,无力地晃荡,看来已经被折断。他的脸庞也被血痂覆盖,几乎看不到一寸肉色的肌肤。

当陆柯用半边勉强睁开的眼睛看到满地头颅时,却没有惶恐愤怒,甚至也没有半点哀伤,反是艰难地咧开了嘴,从喉间发出“嗬嗬”的难听笑声,说道:“南钊的勇士们…你们死得其所,千万峒民将会永远记住你们付出的生命,神会接引你们前往极乐之土…”

何忠尽翻身下马走到他跟前,冷眼看着他,说道:“南钊人,瞧好了…今天你的同党将会被一个个地揪出来,全部都死在你眼前。神救不了你们,你们也去不了极乐之土,只会逐个下地狱…”

说话之时,何忠尽还瞥了苏异一眼,似乎是在说他也是那同党之一。

陆柯却是一点都不怕死,满脸的血污与伤痕也掩盖不住他的狂热之意,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他突然高喊道:“能成为南钊亡魂,是南钊死士之荣…”

身旁的兵卒见状掐住了他的脖子,声音戛然而止。

何忠尽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心无畏惧之人,不害怕,只因未见识到真正的恐惧而已,在他看来陆柯是属于不见棺材不落泪,苏异也是。

城中各处随后传来了异响,远近皆有,似乎是四处都有骚乱发生,不多时,便见一具具不知死活的躯体被陆续抬到了何忠尽面前,尽是那些“南钊死士”。

何忠尽满脸的冷漠,并不斜眼看一下,只是静静地盯着陆柯,等着看他脸上即将出现的绝望与不甘。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