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朕又突破了 > 第二章 归山
听书 - 朕又突破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章 归山

朕又突破了 | 作者:老告| 2021-11-24 22: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离开前,赵淮中扫了一眼凌乱的床榻。

想起刚才替身和少女在榻上的激烈‘较量’,当时自己和老者就躲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

那场面,简直不可描述。

赵淮中从木榻上收回视线:“那少女说她叫夏姒。有机会你查查她的真实身份,此女颇为古怪,显然不是普通的舞姬。

不过,她说的名字有可能是假的。”

老者恭声答应,两人遂从屋内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

与赵淮中被囚禁的质子府间隔两条长街,有另一处宅邸。

这座宅邸占地庞大,灯盏高悬,在夜幕下灯火通明。

宅邸的一处殿宇内,放在上首的地席后坐着一个体型适中,白袍玉带,目光游移间带着些许阴柔气质的青年。

而他的目光不时落在下首处,那里有一个穿浅黄对襟仕女服,精致的锁骨微露,斜倚在席榻上的狐媚女子。

细看这女子,却和之前从赵淮中房中离开的少女夏姒颇为相像,只是气质愈发妖娆,风情万种。

“事情如何了?”上首青年沉声问道。

女人探出舌尖舔了下红艳艳的唇瓣:“少君的判断很准呢,我外放的阴魂告诉我,那位身为质子的落魄储君,果然想逃走。”

青年不屑道:“这几年,他已被我们坏了根基,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就算能逃回去,也是个废物。何况我早有准备,他想逃走只是妄想。”

青年问女人:“我让你做的事,可曾成功?”

“按少君说的,我外放阴魂之躯,对其进行魅惑,在欢好时已然盗取了他体内的部分精元。

他中了我的手段,本源亏虚,毕生无法在修行一道上取得成就。”

女人口中的阴魂,便是和赵淮中的替身欢好过的少女,而她自己才是真正的夏姒。

此时女人有些放荡的笑道:“那位可怜的储君,体内精元稀薄,床榻上的本事也差,滋味实在不怎么样。

只是可惜了我的阴魂,被这种货色污了清白。”

这番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非常合乎青年的心思。

他嘴角上扬,目光在夏姒身上移动:“确是便宜了他,被彻底废掉前还能享受你这等女子。

我听说,只要和你好过的男人,就如同中了慢性毒药,需要定期和你亲近才能不死,否则就会血液沸腾而亡。

不知是不是真的?”

夏姒娇躯后仰,倚靠在席位上,上身‘颤巍巍’的莞尔道:“少君若想知道,不妨亲自试试。”

青年露出又想又怂的表情,喉结滚动。

但他很快就咽了一口唾沫,忌惮道:“还是算了,你催动阴魂的本事能以阴还阳,以假乱真,很多人和你欢好后都以为是你的真身,其实不过是你的阴魂替换之术。

过程中被你大肆掠夺本源,事后还要受你辖制,我就不尝试了。”

夏姒换了个姿势,将修长的双腿前伸,白嫩的脚踝从云纹短屦内露出,抿着嘴唇道:“少君若是开口,夏姒可以亲身承欢,绝不敢欺瞒少君。”

青年连连摆手:“不必了。”

沉喝道:“来人,传令事先安排的人手行动,活捉出逃的秦国质子。”

殿外自有人下去传达命令。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由外疾步走进来一个身着甲胄的士兵,对青年汇报道:

“少君,行动出了些问题,前来接应赵淮中逃离的人准备的很充分,在他们的协助下,赵淮中成功逃入城内,隐藏了踪迹。

我们正在加紧搜查,目前还没找到进一步线索。”

青年闻言大怒,挥臂掷出手中兽衔环耳的三足酒樽,斥道:“废物,早有准备还让人跑了?”

啪!

酒樽势大力沉的砸在兵士胸前。

那兵士双手前伸,拇指相对,低头执礼:“少君赎罪,实在是他们动用的力量出乎意料,城内潜入的敌方精锐不下百人,半数都是各大修行体系的强者。”

青年冷笑:“他们动用这么大力量,就算真把赵淮中救回去,那位王上看见他的儿子已经成了废物,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传我命令,加大搜捕力度,决不能让他轻松脱身。”

兵士领命退出。

不久之后,夏姒也从房内离开,步履款款的在这灯火通明的宅邸里穿庭过院,最终来到后院的另一个房间。

这是一间书房,长桌后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身形雄伟挺拔,眼神平静内敛。

他见到夏姒不敲门进来,微微皱眉,径直问道:“怎么样了?”

夏姒笑盈盈道:“那位秦国储君似乎想以暗度陈仓之计脱身归国。”

中年人淡定道:“秦既然急于救回他们的储君,就让他回去好了。”

夏姒有些意外,瞄了中年人一眼,思索道:“就这么放那位大秦储君归国?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难道……你在他身上还做了别的手脚,故意将其放归,另有谋算?”

中年人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你只要记住,秦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另外,你不要再诱惑少晏,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

夏姒的身形倏地从房间里消失,带着连串的娇笑声:“既然不受欢迎,那我便走了。希望平原君记得和我们阴女教的约定,切勿失信。”

荒野。

某处树丛中,赵淮中和老者回头眺望着刚刚脱身出来的城池轮廓。

“城内参与救我的人,可有把握脱身?”赵淮中问。

“我们事前做了详尽部署,考虑过各种状况,他们相互配合,最终将散于城内,化整为零的自行回国,伤亡应该不会太重,但必要的损失不可避免。”

老者肃容道:“代替储君留在城内的替身,会尽量拖延时间,不时露面,让对方以为储君一直没有逃出邯郸。”

赵淮中:“我们这一路回去,有多大把握能平安返回王都?”

老者笃定道:“既然从邯郸城出来了,回去的路上其他阻碍便不足为惧,大王一路都安排了人接应,确保能够顺利迎接储君回朝。”

“既然有这么大把握,你让人传讯给留在城内掩护我们的队伍,叫他们小心隐藏,不必再露面了,以自身安全为重。”

老者犹豫了一瞬,应允道:“储君宽厚,属下会将储君的命令传达下去。”

赵淮中微微点头,转身离开。

不远处有一支像是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队伍,人人身披黑甲,胯下骑乘着一种头上生有独角的健壮怪马。

这是负责沿途护送赵淮中回国的队伍。

他们通过长达数月的时间,分批潜入赵国,在荒野中隐藏行迹,等待着赵淮中从质子府脱身的时刻到来。

将近四十人的精锐队伍,犹如一人般整齐。

当赵淮中和近身保护他的老者登上一辆被护持在中间的车辇后,为首将领立即做出手势,一行人在夜色里如同一杆长刀,切开了黑暗,快速远去。

嗡!

突然间,队伍里的为首骑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背后抽出一张弓弩。

弓弦震颤,一支箭矢宛若流星射进了不远处的树丛。

那树丛中霍然亮起术法的光芒,似乎有人在抵御箭矢的攻击。

“缚!”为首将领厉喝道。

随着他的声音,树丛中竟凭空滋生出一条微光流转的暗黄锁链,将抵御箭矢的身影捆缚在那里。

赵淮中从车辇内扭头眺望,见到这一幕不禁眼神微亮。

老者看出他的好奇,便解释道:“前来护持储君归国的护卫首领,用的乃是纵横一脉的法言术,师从鬼谷大家王禅。”

“纵横术?纵横家鬼谷子,合纵连横那波人创立的术法?这嘴上功夫果然了得。”赵淮中暗忖。

“储君,有人试图接近窥视我们,被属下所擒,如何处置?”骑士首领询问。

就在此时,赵淮中感觉到体内的‘它’悄然而出,化作一抹无人可见的气息,急速往稍远处被擒获的人影处飘去。

“是那个少女夏姒。”

那人影露出行迹的时候,赵淮中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唔,是个阴魂,为何莫名死了?”有兵士费解道。

稍远处,被擒获的少女夏姒,眉心突然多出一抹黑暗,整个身体漏气似的迅速萎缩,转眼就诡异的只剩下一张皮,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它’又重新回归,隐入赵淮中体内。

这东西以往也曾短时间离体,故而赵淮中并不惊讶。但其回归之后,气息似乎粗壮了稍许,结合那阴魂少女夏姒成了一张皮的诡异变化,让赵淮中陷入了沉思。

队伍旋即重新出发。

“大概要几日可以回去?”赵淮中问。

他对身下车辇展现出来的速度相当意外。

这特么是超级跑车吗?

“骑乘夜兽兼程赶路,不需十日便可返回国都。”老者答。

他们一行人走后不久,从平原君府离开的夏姒,便鬼魅般出现在附近,找到了那张残留的人皮。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盯着正在化作飞灰消散的人皮,呢喃低语:“这是什么术法,如此厉害,不仅将我的阴魂吸收掉了……还想隔空摄取我的力量。”

时间匆匆,十余日一晃而过。

赵淮中等人沿途晓行夜宿,顺利到达了大秦的权力中心——古都咸阳。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