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强援入场
听书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强援入场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作者:言归正传| 2021-06-11 02: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时间紧,任务重。’

吴妄终于明白,上辈子总是听到的这六个字,到底有什么具体含义。

此刻,他就如一架失控马车的车夫,驾着马车在黑夜中疾驰,想要努力在车毁人亡之前,避开前方的悬崖。

鸣蛇身形先一步出现在吴妄身后,那双修长蛇目中满是恭敬,对吴妄低头行礼。

“主人。”

“立刻开启去往……”

吴妄的嗓音顿了下。

本是要立刻去找神农商量的他,眼底划过少许茫然。

正此时,又有强烈的眩晕感突然袭来;吴妄身形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稳。

有只大手从侧旁伸了过来,却是霄剑道人及时搀扶住了吴妄。

还好是霄剑。

鸣蛇瞧了眼这剑修,眼中划过淡淡的厌恶。

霄剑温声道:“无妄你怎么了?身体为何如此虚弱?”

吴妄:……

你炸两次试试!

还不知道这回溯的具体原理是怎么回事,他人都快被玩废了!

不可急躁,这个时候不能急躁,必须让自己足够冷静……

道境感悟虽不会消退,但修为积累也是要‘漫长’的岁月,体内神力的积累也需要大量的‘源’。

甚至,吴妄感觉自己的元气、自己的精神,都产生了巨大的损耗。

这要是此刻没了怪病、拜堂成亲,他都不一定有力气洞房花烛——当然,勉强下自己,肯定也是可以的。

不管如何,他真的经不起第三次回溯了!

不能乱,必须有章法。

吴妄本是觉得,只要神农老前辈出手,将大司命直接拿下,所有问题自可迎刃而解。

但鬼知道大司命是不是被名为‘马户’的人域高手踹了心神,竟然将死亡大道蕴藏在了体内!

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

这行为的离谱程度,跟定住七仙女后爬树摘桃的石猴,简直不分伯仲!

且,寿元大道与死亡大道互相碰撞中,大司命竟能收割生灵之力为己用,这也是吴妄万不曾想到的。

神农前辈可将大司命直接震杀,但在天帝暗中注视、随时可发难的情形下,想在剥离死亡大道的同时镇压大司命,难度着实太大。

——人域对大司命的攻势,都化作了帝夋完成生灵大道合并的推力!

事情的关键节点在于哪?

如何摁住大司命?

不、不对!

帝夋算计筹谋了这些,之所以选择让大司命自我堕落,而不是直接暗中弄死大司命,就是因少司命的态度。

此事之中,最关键的,就是少司命会不会配合天帝,复原生灵大道。

吴妄忍耐着强烈的眩晕感,苍白的面色出现了一抹病态的嫣红。

经历了两次这般诡异的情形,吴妄也发现了些许不同寻常。

两次回溯,他额头都飞出了一滴精血。

是这滴精血承载了此前经历过的‘错误路线’记忆,传递到了两天前的自己身上。

还是,这精血是发动某种神通的媒介,强行让他回到了‘路走错了’的节点之前?

急匆匆冲出睡神殿的吴妄,此刻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在赶来几人的注视下、不断来回踱步,时不时会说出一两句话语。

“泠仙子。”

泠小岚脚尖轻点,那宛若轻鸿的白裙裙摆轻轻飘舞,绣着云纹的白靴绽出少许仙光,嗓音略显清冷:“怎了?”

“帮我联络季兄,让他们夫妻二人不必赶来此地,我已知晓林家之事。

他们两个帮不上什么,也不必太过着急,我自有解决的办法。”

“好。”

泠小岚轻声道了句,凝视着吴妄的面容,身形翩然而去。

吴妄继续背着手来回踱步,他此时的步子总归是有些急促。

“素轻帮我弄个茶。”

“道兄,我要一支奇兵,随时可突入林家防线。”

“大长老,你的血煞大道能否感应一下死亡大道?我想对这条大道多些了解。”

周围人各自答应,围着吴妄快速忙碌了起来。

吴妄也是走的有些累了,抬手自寝殿中摄来一只座椅,喘了口气,慢慢坐了下来。

终究还是要联络老前辈,但必须先拿出一个完整的计划。

让老前辈直接去强压大司命、弄垮林家,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老前辈充当与天帝正面交锋的高端战力,如此就可。

竟有些累了……

他一个即将迈入真仙境,拥有星神血脉和星神分身,且自身战力匹敌半步超凡的半神半人,竟会感觉到身体疲累。

也不对,此刻自己被‘削弱’了两次,能战平普通天仙境后期已是不错。

这不是重点,道境没有丢,想恢复修为只是如何给自身填充灵力。

‘怎么办?’

先问又自答:

此时已大概确定,要阻止帝夋的谋算,只有两条路。

要么让少司命不去完成生灵大道的晋级。

要么就是让大司命不要如此作死,主动剥离自身的死之大道。

这两条路,此时看来都近乎走不通。

少司命此刻就在天宫,他总不可能深入天宫之中,喊着‘少司命,我是来谈判的’;那无异于羊入虎口,就算不被直接打杀,也会成为阶下囚。

大司命这边还有一丝丝可操作性。

无他,大司命此刻距离人域并不算远。

但一想到,大司命那张本自英俊、逐渐扭曲的脸,吴妄就打心眼里有些恶心。

于是,吴妄只能想办法开辟第三条路径,他……

握住了项链。

如果说,有哪般危机,是必须召唤烛龙神系回归、打破现有天地秩序,才能得以破局,那想必也就是此刻了。

“娘?”

“怎么了霸儿?”

苍雪立刻给予了回应,一颗大星闪耀在灭宗上空。

吴妄闭上双眼,元神微微张嘴,但话语却卡在了嗓子尖。

他此刻的决定,可能会造成大半个大荒毁于神战,可能会导致另一场灾难,可能会……

“如果接下来,情况不可控,我想请母亲将星神大道抽出神庭,在最短时间内撞开天地封印。”

出乎预料的,吴妄嗓音竟是十分平静。

星空神殿,原本好整以暇坐在宝座上的苍雪,此刻已握着长杖站了起来。

她问:“不再多做些准备吗?”

“帝夋即将升级天地秩序,”吴妄道,“合并生灵大道……我无法跟母亲具体解释我为何知道这些,但我就是……”

“娘自是信你,你并非遇事就胡来的性子。”

苍雪轻声说着,又问:“生灵大道如何升级天地秩序?”

吴妄道:“吸纳生灵之力,然后凭生与死演化阴阳,让这两条大道去触碰天地本源,而后封锁天地,加固天地封印。”

苍雪轻轻蹙眉,轻声道:

“若是这般,就算此时抽离星神大道,也已经来不及了。

封印并非立刻就能被打破,冲击封印最少需要数年岁月;既然天宫已找到补救之法,此次却已是咱们输了。”

吴妄一怔。

是了,天地秩序的升级十分迅速,甚至有些仓促,就是为了不给母亲反应的时间!

自己此前看到的零星碎片,能见母亲站在空中,前方是无边无际的流星、身后是熊抱族和父亲。

这就是天地秩序升级后,母亲和熊抱族的下场。

一旦天地稳固下来,天宫没了后顾之忧,帝夋第一个要对付的不是人域,而是母亲冰神,以及星神的残躯。

这就是死局,帝夋设下的死局。

九荒城帝夋现身时,那般淡定从容、又隐隐表达出求和之意,都是伪装居多。

好一个天帝!

日月之父,秩序之主,起于微弱,但最终驱逐了烛龙神系的先天神!

吴妄突然感觉有些喘不过气,宛若还是上辈子没有任何神力法力的自己,掉入了深邃的海沟中,越陷越深,无法动弹……

苍雪轻声呼唤:“霸儿,带上你的友人,随为娘离开吧。”

吴妄突然清醒过来,挣脱了那般束缚感。

大拇指隔着衣物轻轻摩挲着项链上那块宝石,他道:“娘,事不可为,就带父亲和尽可能多的族人离开大荒。

孩儿还想多试试。”

话语一顿,吴妄不知自己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温声道:

“与天帝斗,其乐无穷。”

言罢,吴妄手指轻轻一拽。

这条还有少许神力的项链,第一次自他脖颈脱离,被他放入了手指上套着的阴阳戒指内。

【这个时刻,母亲若是突然出手,必然会遭受帝夋的雷霆一击。

帝夋选择先安抚他们母子,合并生灵大道,本质上只是为了求稳,且减少此事可能遇到的干扰。】

星空神殿中;

苍雪呼唤了两声‘霸儿’,却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她不由得皱起柳叶眉,自神殿正中站了一阵,修长的身段飘出了淡淡的冰凌。

“帝夋,生灵大道,生死对立……”

苍雪手中长杖轻轻抬起,随之又慢慢落下,那一声‘噹’的轻响,在这大殿之中不断回荡。

不知何时,她的身影已消失无踪。

……

灭宗,宗主寝殿之前。

第三条路此时不会有什么效果,只能从前两条路上寻求突破。

吴妄突然挑了挑眉。

帝夋如果有十足的把握完成天地秩序升级,此前为何又不断做姿态给母亲示好?

帝夋的这个计划,绝对不是十拿九稳,必然存在某个薄弱之处,是自己此刻没看到的。

天帝的漏洞,天宫的漏网之鱼,天……

正此时,一道身影自吴妄视线边缘,背着手溜达而过,白白胖胖、神态有些微的困惑。

吴妄眼前一亮,立刻道:“老哥,帮我一把!”

睡神眨眨眼,试探性地问了句:“帮你做什么?”

“催睡大司命!”

睡神浑身一哆嗦,咬牙、震声,顺便还跺了跺脚:“干不了,做不到!你这不是坑我吗这个!”

“老哥!”

吴妄站起身来,横着迈出半步,指着自己的木椅。

“来,坐,此事关系重大,你让我想想怎么忽悠你。”

“这般殷勤作甚?”

睡神瞪了眼吴妄,嘀咕道:

“咱俩也就这几年的交情,我可是活过了漫长的岁月,几年交情,毛毛雨罢了。

如此就跟天宫对立……咱们交友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点。”

吴妄笑道:“那也就是可谈了?”

“大司命那可是天宫强神,执掌天地之间十分强横的寿元大道,想催睡他……”

睡神背着手溜达了过来,目中满是犹豫、脸上写满了沉重,沉吟道:

“得加点好处。”

吴妄嘴角微微抽搐:“老哥尽管开口!”

“你那条项链能不能让咱看一眼?”睡神目中满是亮光,“那莫非是冰……某个先天神的本命神器?”

吴妄犹豫了下,正色道:“母亲给的护身之物,无法轻易示人。”

“母!”

星神嘴角微微抽搐,压低嗓音、身体前倾,一把抓住吴妄的胳膊:“那是你母亲?”

侧旁几人联同那青鸟齐齐歪头。

“是,”吴妄缓声道,“老哥,你不如随我去见神农陛下,这事,我们好好谈。”

睡神依旧有些犹豫。

吴妄打了个手势,鸣蛇纤指划过,已是撕开乾坤,前方流转的光影,便是神农炎帝避世修行之处。

那睡神哭笑不得地抱怨道:“我怎么稀里糊涂就被你拉到了这?”

吴妄道:“老哥,此事不只是与人域、天地间的生灵有关,与你也是休戚相关。”

“哦?为何?”

“一个完备的、失去了外部压力、拥有绝对主宰者的天地秩序,老哥你还能安稳睡大觉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睡神上下打量着吴妄,低声道:“你身上为何有一种奇怪的道韵,为何老哥我隐隐感觉,我似乎连续说了三次同样的话?”

吴妄瞪着睡神:“你能感觉到?”

“你这家伙,”睡神啧啧称奇,“身上到底多少隐秘?我对你当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吴妄:……

“都过来吧。”

他对着身后招呼一声,“多个人多份力量,说不定能有更多思路。”

睡神道:“当真要催睡大司命?”

“也不一定非要催睡大司命。”

吴妄如此说着,看着那树下缓缓凝成的老人身影,正色道:

“人域西北域不能起大战,让天宫不攻自退,这是最低的要求;莫让陛下久等,咱们一起过去吧。”

言罢,吴妄心底泛起少许明悟。

人域并非完全被动,他们起码掌握着,是否弄伤大司命、是否与大司命开战的主动权。

吴妄背后,大长老、霄剑道人已开始琢磨,稍后对人皇做道揖的姿势。

那站在林素轻肩头的青鸟,却是忍不住用翅膀遮住自己的小脸,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与此同时。

北野之北,那片漂浮在北海的皑皑雪原的某处。

苍雪静静站在一处山崖上,身影宛若一株兰花草,在暴风雪中轻轻飘摇,眺望着南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