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 > 42 大雨夜(七)
听书 -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42 大雨夜(七)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 | 作者:缘非不可| 2021-06-11 02: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如今的局势是:庄园内武力最高的首领太监已被宗言打残,普通士兵根本不是对手;皇帝在人家手里,放毒与箭矢都不保险;派出去求援的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强硬些吧,怕对方真伤害了皇帝,事后遭到清算;软些吧?又怕丢了朝廷的颜面,前途也是不保。

真真投鼠忌器,满院子的人竟对宗言毫无办法。

有个大胡子老头应是官阶最大的,挤开人群靠近了些,先担忧地看了眼多了两个黑眼圈的皇帝,又与旁边的官员耳语一阵子,才隔着一排剑拔弩张的士兵,对宗言说:“这位小师父,看您闯进来并无打杀几条人命,想必是个慈悲为怀的。可劫持皇帝乃是大逆不道的重罪,不但家人受累,门派乃至北方佛门都会被牵连,小师父可要想好了,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追悔莫及的傻事。”

对方语气温和,却软中带硬,话中夹着威胁的意味儿。

宗言笑眯眯的回道:“这位老大人尽管放心,我没有家人,门派里一半的人都被你家皇帝抓了来。至于佛门,不好意思,我可不是僧人,佛门死活与我何干?”

此言一出,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瞄向了他光溜溜的头顶。

那老头无奈道:“即便小、尊驾不是僧人,听说您为一群僧人而来,用的也是佛门功夫,想必出身佛门,您就不为旁人考虑考虑吗?”

“不好意思,我早还俗了。与佛门可再没关系。”宗言仍嘴角含笑。

不过,他虽说着反驳的话,钢刀却收了回来,目的没达到,一激动真给皇帝抹了脖子就不好了。再说,手总举着也累不是?

其实对方说报复佛门的话,他是压根不信的。

他这些年可不光是修行,更非懵懂的无知小民。消息还是颇为灵通。皇帝为什么崇佛信道,要封言晦做了国师?尽管与自身迷信有关,还不是为了争取佛道两家的支持,好维护治下的稳定吗?打死他都不信朝廷会因为他得罪势力庞大的佛门。这些大臣敢么?要是有胆气,朝廷会变成如今这德行?

除非他真把皇帝杀了,而继任者是个疯子。

老头见他收了刀,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面上神色明显放松了些,朝他抱拳:“老朽纪玉泉,小兄弟出入戒备森严的皇家别院如入无人之境,这般武功,当不是无名之辈才是,不知高姓大名。”

宗言将因他收刀,身子一泄气便朝下塌软的皇帝提了提,面上依旧笑容可掬的模样:“好说,鄙人菩提寺悟空。”

“……”纪玉泉老头明显滞了一下,无语地看他。

宗言饶有兴趣地欣赏着众人脸上复杂的表情,蓦地眉头一皱,接着身子晃动,抬腿就朝后方踢去,正将一个先前躺在地上装昏,如今准备偷袭的小太监踹飞了到了墙上。

然后他面容一肃:“都说主辱臣死,为什么还不将我要的人请过来?你们这些当官的真不把皇帝的命放在心上吗?”

“快了快了。”依旧是纪玉泉与他交涉,忙出言安抚:“悟空小兄弟少安毋躁。”眼睛却一直瞄着被挟制的皇帝。

这时候,可能从方才的惊吓中缓了过来,也或许被大臣侍卫们盯着,想挽回些颜面,被宗言揪着衣领的皇帝咳了声,开口道:“你若放了朕,朕发誓不再追究你大不敬之罪,让你安然离开如何?”

“我来此可不是专为抓你出气的。”宗言眯起了眼睛:“等救出了人,我自然会带人离开。”顿了顿,又冷笑:“放心,你们只要同意放人,我看在悟恒的面子上,也不会将你如何的。”

“悟恒……”皇帝铁青着脸:“你是费永安那废物的人?朕不……啊!”可他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突然一黑,接着便是剧烈的疼痛,使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宗言一巴掌扇在皇帝的脸上:“对长辈这般不尊敬,该受些教训。”

只是,方才皇帝的那句“费永安”一出口,场中立时响起了惊呼之声,过了许久方才平息下去。

对面纪玉泉虽也愣在当场,可回过神又亲眼见着自己的皇帝陛下遭受毒打,也顾不得掩饰了,气得胡子眉毛齐抖起来,厉声呵斥:“住手,你如此肆无忌惮,当真不怕我等事后将你碎尸万段吗?”

“我好怕啊。”宗言斜瞥他,淡淡吐出句话后,对着皇帝的肚子又是“砰砰”两拳。他是有恃无恐,一个皇帝的命怎也比几个和尚值钱,他表现得越张狂,外面的人就越琢磨不透他的心性。

“你好不讲理,时间还未到,为何要折辱陛下?”纪玉泉见硬得不行,只能再次放缓了语气。

谁知宗言却哼道:“我可不是来讲道理的。”这般说着,拳头举起却未落下了,而是重又将皇帝提起:“大侄子,这人,你放是不放?”

“放……”皇帝哪还顾得上面子,慌张地用手捂着脸,吐出一个字。

宗言嘿嘿一笑:“这才对嘛。”说罢也不再动作,而是与对面一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着。

而他看似漫不经心,实则随时关注着周围的动静。

过了大约半刻钟的工夫,他耳朵突然一颤,转头朝向院门的方向。

果然,下一刻外面便传来一道尖细的喊声:“来了来了。”

只见六名灰头土脸的僧人正在一个小太监的引领下走出人群。

宗言看清这些人的模样,眸子却是一缩。

其余僧人除了神情萎靡外,看不出什么外伤。可悟恒便凄惨了,被两名僧人抬着走来,四肢俱是鲜血淋漓,显然伤势极重。

好在小沙弥悟念看着还算平安,一直扶着担架,见到宗言后眼睛一亮,喊了声二师兄,接着又一脸担忧地望着上面双目无神的大师兄。

“嘶~真是那位……”

“他不是自焚而死了吗?怎的当了和尚?”

“原来昨晚陛下带回来的是永安太子……”

“要不要控制住永安,逼这个和尚放人?”

“陛下都同意放人了,”

人群议论纷纷,嘈杂声四起,这回真见了人,就算有人努力维持秩序,这座偌大的院子也无法安静。

可能因为场面太乱,宗言只觉得头都大了,脑门上青筋直冒。

强忍着招呼人到自己身边来,立时有人打算阻止,可在皇帝的示意下,堵在前方的士兵还是让出一条道路。

等僧人们到了近前,宗言挨个看过,觉得都很面熟,对着悟念使了个眼色,对方点头后,他确认这四个僧人正是与悟念同一寮房的室友。这才将目光投向担架,轻声问道:“悟恒,你怎么样?”

可悟恒依旧盯着屋顶发呆,对他的询问似没有半点反应。

“二师兄,大师兄被皇帝打断了手脚,还逼他跪在牢中,说……”悟念抹着眼睛道:“说除非他跪死痛死,才会放我们回去。否则,他动一下,便要杀一人。大师兄被人摆成下跪的姿势,硬是一动不动地跪了整晚……”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

而周围几个僧人也俱是面带悲戚地合十诵念佛号,显然心中并不平静。

“我艹……”宗言骂了句,接着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对皇帝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临了仍不解气,嘎巴一声,一拳锤在对方的鼻梁骨上,然后他拎着鼻血直流且哀号不止的皇帝,朝纪玉泉说道:“我需要一艘船。”

“那你是否能将陛下先放了。”纪玉泉眼皮一跳,试探地问道。

“放自然要放。”宗言垂眸:“不过你们人多,我会紧张,还要麻烦皇帝陛下护送咱们一段。”

“你,你不要太过分。”纪玉泉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咬牙道:“你若再敢伤害陛下,老夫绝不饶你。”

“知道了。”宗言抠了抠耳朵:“再准备些吃的,陛下想必也饿了。最好是素食,他最近受不得油腻。”

“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