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 第四章:勉强不得
听书 -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勉强不得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 作者:柳风折| 2021-11-24 22: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西门吹雪、叶孤城为当世两大剑客,宛如两颗照耀夜空上的明星,其余剑客与他们一比,便如萤火般黯淡。

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何况身为剑客,又有谁不带着三分傲气。

只是让他们去万梅山庄或海外飞仙岛与两位剑客决斗,却没有这份胆气。一旦输了,便要丢掉性命。

陆小凤驰名中原,有两根天下无双的手指,又是西门吹雪的朋友,自然许多剑客便将主意打在了他身上。

似今天这种事,已经发生过不少次了,他已见怪不怪。

陆小凤思忖片刻,苦笑道:“似你们这般人物,皆已攀登剑术顶峰。心态、环境、兵器……任何一个微小的误差,都可能是胜负的关键,我又怎敢妄下结论。”

玉连城摇头道:“虽是实话,也是废话。”

陆小凤道:“不过我唯一肯定的是,你对剑没有西门吹雪那般虔诚。他从不喝酒,更从不做有碍剑道的事。他将剑视为生命,为剑而生,为剑而死。”

玉连城耸了耸肩道:“这倒不错。”

实际上,他对习武有碍的东西,都很喜欢。

譬如赌钱、喝酒、美人……

特别是到了中原后,这个花花世界实在令他着迷得很。

好在,他对武功同样有极大的兴趣。

更何况,他也知道武功是立足江湖的根本,是故少有懈怠。

如今,灵犀一指已经见过,玉连城对陆小凤便没有多少兴趣,正要转身离开。怦然碎裂声响起,窗户破碎,大门洞开,又有三个人到来。

这三个人都很有名气,陆小凤和玉连城也都认得。

他们一个是“玉面郎君”柳余恨,一个是“断肠剑客”萧秋雨,还有一个叫“千里独行”独孤方。

这三人就算不是江湖上最孤僻,最古怪的人,也差不多了,今天竟然同时出现。

他们看了陆小凤一眼,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又各自站在门、窗口等位置,一言不发。

玉连城笑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是来找你的。”

陆小凤点点头:“我也看出来了。”

玉连城道:“想必你有麻烦了。”

陆小凤道:“哦?”

玉连城点了点头:“这三人的武功都很不错,都有些名气。可他们却联手找上了你,那自然是有事要拜托你。而且这件事一定麻烦得很,棘手的很。”

“我这人最讨厌麻烦了,无论他们要我做什么,我都不答应。”陆小凤摇了摇头。

“呵呵。”玉连城笑了笑。

他知道陆小凤喜欢麻烦事,而且越麻烦越好。就算麻烦事不找他,他也会像狗嗅着屎一样去找麻烦事。

玉连城暂时不想去管这件事,拔腿就向门口走去。

厢房的大门已经破碎,“玉面郎君”柳余恨守在门口。

玉连城绕过他,正要离开时,柳余恨忽然右手一展,将玉连城拦下,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刀刮铁锈般的声音:“公主来之前,谁也不准走。”

玉连城笑道:“我若非要走又如何?”

玉面郎君在玉连城的面上一扫,忽然眼睛中闪过一丝异芒:“我认出你了,你是江湖中风头正盛的‘玉面神剑’玉连城?”

“如果没有其他的‘玉面神剑’,那我便是了。”玉连城点了点头,饶有兴趣的在玉面郎君全身上下扫了一扫:“好像你的绰号中也有‘玉面’两个字,只是现在似乎不太合适了。”

这位玉面郎君的左面脸颊被人削去一半,伤口干瘪收缩,把他的鼻子眼睛歪歪斜斜的扯了过来。右眼只剩下一个又黑又深的洞,额角被人用刀锋划出一个大大的“十”字,双手齐腕砍断。现在右腕装着个寒光闪闪的铁钩,左腕上装着的却是个比人头还大的铁球。

就算是刀疤从左耳直划到右嘴角,左耳缺了半边的‘铁面判官’,也要比他英俊潇洒,比他更像“玉面郎君”。

“多情自古空余恨,往事如烟不堪提。如今的‘玉面郎君’早已死了,只有柳余恨还活着。”玉面郎君叹息了一声,他一说话,被削掉的半边脸就在不停的抽动,仿佛是在哭,又仿佛是在笑。

他忽然抬起头,面上流露出狰狞、恶毒的表情:“你想不想知道,我这张脸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玉连城摇了摇头:“一点也不想。”

柳余恨却露出比恶鬼还要可怖的笑容:“可你马上就知道了!”

最后一个“了”字说完,他右腕上的铁钩,已经闪电般朝玉连城的面上钩了过来。

勾魂手的银钩已经很快了,可和柳余恨的银钩一比,却仿佛蜗牛爬一样。

柳余恨脸上犹自带着狞笑,独眼中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芒,他似乎已经看到玉连城脸被勾的血肉淋漓的景象。

许多人跌入坑里,第一时间并不是考虑如何从坑里爬出来,而是将其他人也拉入坑里,仿佛这样心里才好受。

忽的,一只手掌已忽的按在柳余恨胸口。

真气一吐,他脸色煞白,吐血到飞,整个人直接从二楼跌了下去,引得楼下一片惊呼。

“我说了不想知道,为何偏要勉强,有时候太过固执,可不太好。”在叹息声中,玉连城袍袖一甩,头也不回的离开。

就在此时,原本面无表情的‘断肠剑客’萧秋雨目光一厉,剑光闪动,掌中短剑忽的朝玉连城的后背刺了过来。

去势又急又快,偏偏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连衣袂破风的声音也没有。

萧秋雨本和柳余恨是朋友,也因柳余恨的缘故才参与此事中。

他与柳余恨的实力相差无几,而玉连城一掌便败了柳余恨。

萧秋雨本没有机会报仇,但偏偏玉连城直接离开,将后背毫无防备的暴露出来,空门大显。

所以,萧秋雨果断刺出了一剑。

玉连城背后没有长眼睛,这一剑也几乎没有任何风声。

这一剑不说十拿九稳,也差不多了。

“住手。”

就在这时,晚风中传来清脆如黄莺的声音。

这声音仿佛是有着某种神秘的魔力一般,顿时摄住了萧秋雨,让他身形停了下来,杀意顿消。

鲜花从窗外飘进来,满屋子都充满了浓郁的花香,令人沉醉。

一个女子慢慢踩着鲜花铺就的地毯,慢慢从门外走了进来。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