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 第五章:霍休的阴谋
听书 -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霍休的阴谋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 作者:柳风折| 2021-11-24 22: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一个十八九岁,美丽而高贵如云霞般的女子,缓缓走来。

她漆黑的长发如流云般披在肩上,一双脸蛋精致而美艳,双眸发亮。身上穿着纯黑的柔软丝袍,长长的拖在地上,拖在鲜花上。

她向玉连城施了一礼:“金鹏国上官丹凤见过玉公子。”

玉连城笑道:“我似乎刚刚才伤了你的手下。”

上官丹凤嫣然一笑,仿佛若百花簇放:“他对公子无礼,公子没取他性命,已该多谢公子宽宏大量。”

玉连城道:“只因我知道,死了对他反而是种解脱,这种人活着比死了更加痛苦。”

上官丹凤道:“无论如何,总是活着要好一些。”

玉连城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

上官丹凤美眸流转,柔声道:“他们惊扰了公子,万望公子能随丹凤去金鹏王朝做客,陪酒谢罪。”

玉连城道:“金鹏王朝?”

上官丹凤道:“一个很古老的王朝。”

玉连城思忖片刻,道:“那地方有美酒吗?”

上官丹凤道:“珍藏了数十年的波斯葡萄酒。”

玉连城的脸上已经有了笑意:“那地方有美人吗?”

上官丹凤眨了眨眼,娇艳美丽中带着活泼,嫣然道:“当然,我有两个表妹,一个青春靓丽,一个机灵可爱。”

她一只柔弱无骨的玉手轻抚着自己的长发,白皙的脸颊上微微泛起红晕:“更何况,我似乎也不太难看。”

岂止是不太难看,简直是天下少有的美人。这一点,就连阅女无数的陆小凤也不得不承认。

“好好好。”玉连城笑容更加灿烂了。

上官丹凤笑靥如花道:“那玉公子去吗?”

“不去!”

话语中带着戏谑之意,在说完这句话后,玉连城身影飘忽,几个纵掠间已经消失不见。

其轻功之高,竟也是天下少有。

上官丹凤怔住了。

她从来以为天下男人任她拿捏,给点好处就为她卖命,乃是天生的贱骨头。眼下还是头一遭被人拒绝,拒绝前还戏弄了他一番。

陆小凤看着玉连城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中。

这家伙的剑法、掌法、轻功具是绝顶,若真是和西门吹雪交手,那西门吹雪的确有危险了。

陆小凤已不能多想,因为那位又高贵,又漂亮的丹凤公主已向他走了过来,然后跪了下来。

陆小凤跳了起来,“砰”的将屋顶撞破。

月光从他撞开的洞里照进来,他的人却已不见。

对方显然有事求他,而且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只有笨蛋才会去惹这种麻烦。

显然,陆小凤不是。

至少他认为自己不是。

……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月光洒落。

玉连城的身形从空中缓落,宛若一朵乌云从天穹飘落人间。

“上官丹凤……陆小凤……或许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他当然知道,上官丹凤并不是上官丹凤,上官丹凤是上官飞燕。

而无论上官丹凤还是上官飞燕,都来自金鹏王朝。

这是一个古老的王朝,不但田产丰收,而且藏有数不尽的金沙和珠宝。

但也因他们的富足,而引起邻国垂涎,在铁蹄中沦陷。

为了保存一部分实力,以谋求日后中兴,金鹏王将国库的财富分为四份,分别交给四位心腹重臣,带到中土来。

这四人分别是内务府总管严立本、大将军平独鹤、以及皇亲上官木、上官瑾。

如今数十年过去,跟随在金鹏王身边的上官瑾已死,而严立本、平独鹤、上官木则有了别名,各自打拼出一番偌大的事业。

严立本化名阎铁珊,一手创立珠光宝气阁,乃是关中巨富。

平独鹤化名独孤一鹤,乃峨眉派当代掌门人,武功深不可测。

上官木化名霍休,是天下第一富豪,同时也是青衣楼楼主。

在这三人里,霍休最不老实。

虽然他已经很有钱了,但他对财富依旧热衷得很,更何况他大半钱财已被一只神秘之手卷走。

所以,霍休打起另外几份财宝的主意。

但无论是阎铁珊,亦或者独孤一鹤,背后都有庞大势力撑腰,而且具是高手。

尤其是独孤一鹤,非但内功深厚,一手“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更是精妙绝伦。放眼整个武林,能与他争锋的也不超过十个。

于是,霍休布下了计谋,操控上官飞燕和青衣楼,使陆小凤上钩,让他来做这件事。谁让他好管闲事,偏偏武功和人脉都很不错。

上官飞燕见玉连城武功高明,便也想将他也牵扯进这件事里,任其驱使。

天色已晚,路上行人亦稀少起来。

玉连城找了一间酒楼,要了一桌上好的酒菜。

刚吃喝片刻。一个大腹便便的富商闯入客栈中,面上露出惊惶之色,面容煞白,连呼“救命”。

紧接着,又有一个独眼狰狞的壮汉闯入客栈中。

“不想死的就少管闲事。”独眼壮汉恶耍了个刀花,独眼在客栈中横扫一遍,恶狠狠道:“老子‘一刀毙命’张一刀,一刀就送你们见阎王。”

瞧他这凶狠的模样,老板和伙计都吓得躲在柜子后,其余客人也噤若寒蝉,是以绝不敢管这闲事。

玉连城也没有管,他只是在喝酒吃菜。

“受死吧!”独眼壮汉狞笑声中挥动长刀,谁知那富商看起来虽然胖,身子竟然颇为灵敏,连连躲过独眼大汉的几刀。

想来也是,如果没有这份身手,只怕早就被独眼壮汉跺成肉酱。

但商贾的处境却越发危险,仿佛随时都可以被一刀捅死。商贾一边逃一边躲,忽的圆润一滚,滚到了玉连城的桌子下。

独眼大汉狂吼连连,一刀就朝桌子劈下。

若这一刀落实,能不能劈到富商不好说,但这张桌子只怕就要一分为二,酒菜也要洒的满地都是。

于是玉连城伸出两根手指,就轻轻夹住了张一刀的刀。

这一刀就仿佛是生了根一般,独眼大汉用尽全力,竟也没法子将刀拔出来。

“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砍我的桌子,浪费酒菜是不对的。”玉连城面带微笑,手指一动,只听“叮”的脆响,刀身已然断成两片。

独眼大汉冷汗涔涔,终于跺了跺脚,头也不回的冲出客栈,出去的速度竟然比进来的速度还要快,快得多。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