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 第六章:落水狗
听书 -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章:落水狗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 作者:柳风折| 2021-11-24 22: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多谢少侠,多谢少侠。”富商从桌子下面爬出来,感激连连:“当初我白手起家,做生意时与哪人结仇。今儿不知从哪得了我消息,一路追杀。若非大侠出手相助,今日我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玉连城淡淡道:“我只是不想让人浪费一桌酒菜。”

“不管如何,总是少侠救了我性命,这点小意思还请笑纳。”富商从怀里取出五张银票,竟都是一千两的面额,出手阔绰至极。

那富商又寒暄了一会,就借故离开。

“站住!”玉连城忽然伸手一探,与电光石火间抓住富商的手腕。。

“不知少侠还有何事?”富商诧异道。

“司空摘星,你小子皮又痒了,敢偷我的东西。”玉连城冷笑一声。

富商满面疑惑道:“司空摘星?那位名满天下的‘偷王之王’,少侠你是否认错人了?”

玉连城道:“你这次倒是聪明一些,知道人们对于受过自己帮助的人,总是要信任一些。认为自己帮了他,总不至于来害自己,却不知农夫与蛇的故事已是屡见不鲜。但你这局至少有两处破绽,实是有失水准。”

那富商依旧满面疑惑:“少侠,你说的话,我实在听不太懂。”

玉连城自顾自道:“第一,你雇来的独眼汉子未免蠢了一些,一进客栈就往我这里瞟,我有不是瞎子,怎么能看不见。第二,你扮演的是白手起家得富商,这样的人最明白赚钱的辛苦,出手总是不会太大方。只有来钱容易的人,才会一掷千金,比如纨绔子弟,又比如你这样的小偷。”

那富商沉默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道:“好你个玉连城,简直奸的像个鬼一样,这次又没有骗过你。”

玉连城道:“把戏已经拆穿,把玉牌还我,或能从轻发落。”

富商的手腕突然一缩、一滑,竟从玉连城掌中抽了出去,身影闪掠间,已经出现在客栈门口。

他扬了扬手里的一块玉牌,笑道:“玉小鬼,你虽拆穿了我,却没有捉住我,这牌子却仍在我手里。”

原来,这富商便是“偷王之王”司空摘星易容而成。

而他手中的玉牌,正是传闻中的“罗刹牌”。

这块玉牌不但本身已价值连城,还是西主魔教之宝。遍布天下的魔教弟子,看见这面玉牌,就如同看见教主亲临。

在玉连城转战千里的过程中,偶尔显露过这块牌子,被司空摘星瞧见了。

司空摘星虽不知罗刹牌所代表的重大意义,但看得出价值不菲。他动了贼心,出手去偷。可惜当场被玉连城识破,狼狈逃走。却贼心不死,还想要偷第二次。

司空摘星贼笑道:“你的剑法很厉害,就连陆小鸡的灵犀一指也接不下,但还好我有对付你的法子。”

这家伙先前也瞧见了玉连城向陆小凤刺出的一剑,对玉连城的评价已是和西门吹雪、叶孤城媲美的绝代剑客。只论武功而言,他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手。

玉连城竟也不急:“哦,什么法子。”

“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衣袂破风声中,司空摘星的身形已经远去。

若问江湖中最实用的功夫,毫无疑问是轻功。

拳脚剑法弱一些无妨,但轻功若太差,一般都活不长。

而当世名声显赫的高手中,都有一身卓绝的轻功。

若论谁是当世第一轻功高手,众说纷纭,没有统一说法。

有人说是“白云城主”叶孤城,他那一式天外飞仙本就需要高明的轻功才能施展。

还有人说是陆小凤,毕竟这家伙管了许多闲事,但现在都还没有死,显然逃命的本领是绝对不差。

而更多的人,则认为是司空摘星。但凡做小偷的,无一不是腿脚灵便,更何况是“偷王之王”,轻功若不好,早就被人打断两条腿了。

事实上,司空摘星的轻功的确很高明,纵掠之间,周围景物飞速倒退,皆成侧影。其身法之迅捷,飞鸟也要望尘莫及。

片刻功夫,他已掠出上百丈距离。

司他刚想停下来喘口气,就听见身后有声音道:“司空摘星,就是不知你的轻功是否能摘星拿月。若是不能,今日只怕就是插翅难逃。”

司空摘星自然听得出这是玉连城的声音。

玉连城竟一直跟在他身后,距离不过一两丈的距离,呼吸间就可以赶上。

这位以剑法闻名的玉面神剑,轻功比常人想象中的还要高明得多。他的身法飘逸灵动,翩然潇洒,整个人仿佛仙人谪世一般,速度还快的不可思议。

玉连城的剑法太高了,常人连在他手里逃走的机会没有,故而很少施展过轻功,给人一种似乎并不怎样的感觉。

但实际上,他在轻功方面的造诣,同样当世绝顶。

玉连城使得轻功唤作“缥缈纵仙步”,源自罗刹教的“大光明宝典”,是天下最顶尖的轻功之一,兼顾速度和飘逸。

司空摘星大吃一惊,全力展开身法,但他无论往哪里掠走,都甩不掉玉连城,对方仿佛影子般吊在他身后。

前面水波粼粼,他已来到了一片水塘前。

玉连城忽然道:“就算你跳到水里,变成一条鱼,一条泥鳅,我也要捉住你,你跑不掉的。”

司空摘星本是不打算跳水,但一听玉连城这句话,他一个“鱼鹰入水式”,就已跃入湖里。在许多时候,一个人越是怕什么,那他反而会越强调什么。

玉连城若不是怕他跳入水里,是不会这样说的,司空摘星很明白这个道理。

果然,他一跳入水里,上面就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家伙不通水性。

司空摘星觉得自己发现了秘密,他在水中窃窃偷笑着。

他又等了半天,才敢伸出头换气,立刻就发现玉连城坐在池塘边的一方青石上,不知从哪里弄来了酒壶酒杯,自斟自饮。

淡淡的月色洒在玉连城身上,有着说不出的悠闲洒脱。

“明月几时有,把酒捉小偷。司空不择路,变成落水狗。”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